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生活都市- 心理学博士少女 姦汙调教
心理学博士少女 姦汙调教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中文字幕av_日本AV网站_中文字幕视频在线观看_最新中文字幕经典中文]

地址发布页:

本篇最后由 ching7075 于 2019-12-21 16:10 编辑

原出处(纯情女主播失身)



  有一天,在热线节目中,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来电话:「楚思思小姐,我知道你是心理学博士,你能解答我一个疑难吗?」

  楚思思热情地说:「我会尽力帮助你的,你说吧!」

  那人说道:「我喜欢看描写女人被强姦的小说,这是不是一种病态」

  楚思思在电话的另一端羞红了脸,她想了想说:「我不知道你这种心态的起因是什幺,所以不能乱下结论,我必须知道更多的详细情况,才能确定。」

  「可这是热线直播节目,我怎幺好意思说。」那人说道。

  楚思思想想也是,于是说:「这样吧,我们另外约个时间再好好谈吧」

  「谢谢您!一言为定」那老者说。于是,楚思思告诉了他她的电话号码。

  过了几天,那老人又打电话给她,楚思思想这种事情在办公室也不好谈,于是和他约好时间,并告诉他她家的地址。

  这天下班回到家,楚思思吃完饭不久,就听到敲门声,楚思思开门一看,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可是有点壮实,她把他让进屋就坐,泡好茶。

  那个老头在楚思思给他一开门时,就被楚思思那娇艳绝伦的美貌姿色惊呆了,他目不转睛地、如癡如醉地盯着楚思思那沈鱼落雁的绝色芳靥,直到楚思思给他端上茶,他才回过神来,世间竟有如此美如天仙的丽人,他在心中连连感叹。

  楚思思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见他如此癡癡呆呆,不禁莞尔一笑,连个老头子都这样,任何男人见了自己的美色,没有不失态的,倩女芳心有点得意,又有点娇羞。

  正不知从何说起,那个老头子开口了:「楚思思小姐,你真美,听你的声音,我就知道你很美,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美,真是太美了!」

  他由衷地讚歎,令楚思思一阵脸红。

  她羞答答地说:「谢谢您!」

  他又说:「你这样坐,像是在审问我一样,我真不好意思说。」

  楚思思也觉得,像这种话题,还是像朋友一样谈比较自然一点,于是就迟疑了一下,走到他所坐的长沙发的另一头坐下。

  当她站起走过来时,他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她那一双雪白玉润、优美修长的秀腿,看得直吞口水。

  楚思思今天穿的是一件一步裙,裙子只遮住了一小截雪白浑圆的大腿,大半截粉腿都裸露在外,玉股也被紧紧的裹得紧绷绷的,勾划出一道柔软、圆滑的曲线,与她那盈盈一握的如织纤腰一起,显出一种美妙可爱性感诱人的翘楚。

  她上身穿了一件雪白色的高弹力尼龙衫,更刻划出她那苗条纤细的柳腰,给人一种娇柔无力的美感。她那坚挺高耸的一双椒乳更是被绷得丰盈浑圆,呼之慾出。

  少女一头如云秀髮自然地垂在肩后,再加上那风华绝代的诱人美色,当她向他这边走来时,真的是妍妍娆娆,婷婷婀娜,风韵万千。 

  他简直被迷住了一一一

  看见他直勾勾盯住自己裸露在外的一大截雪白浑圆的优美玉腿,一幅如癡如醉的样子,楚思思又是娇傲,又是娇羞。

  她已被他看得有点不自然了,她坐下来后,一双秀腿并得拢拢的,脸上微微有点泛红,她开口说:「你谈一下你的情况吧。」

  他一惊才猛地回过神来,好半天才说:「方便吗?」

  楚思思不经意地说:「没关係,我这儿没有别人,你儘管说吧,说详细点,我才好判断。」

  他听到她说这儿没别人,不禁起了色心。

  一会儿之后,他才开口说道:「我不知从什幺时候起,就喜欢看女人被强暴的电影和小说,看见女人被强姦总让我很兴奋,你说,女人在被强姦时会有快感吗?」

  楚思思可爱的小脸一下子羞得通红,不知该怎幺回答,她知道肯定会有的,只要男人有足够的耐心和经验。

  因为,她就是在新婚之夜被强姦失去了处女之身的。而且,她在被迫云雨交欢时,不但被那个男人挑逗起强烈的生理反应和原始的肉体需要,还在极度的快感之中,尝到了欲仙欲死的销魂高潮。

  可这些,她怎幺好意思说出口,迟疑了半天,她才羞羞答答地轻声说:「我不太清楚,有些女人可能会有吧。」说完,一张美丽可爱的粉脸羞得绯红。

  他又问:「会有高潮吗?」

  楚思思的绝色花靥羞红得不能再红了,她羞涩万分地低声娇语道:「可能会有吧。」

  他见少女那娇靥如花的小脸丽色娇晕,一幅我见犹怜的可人娇态,不禁色心大动,他又追问道:「你怎幺知道会有?你被强姦过吗?难道是你被强姦时有过吗?」

  楚思思下子羞得连耳根都红了,赶忙说:「没没,没有。」

  从小就没撒过谎的少女天生第一次撒谎,不禁心慌意乱,手足无措,话也说得结结巴巴,说完又怕他不相信,慌忙摇晃着可爱的小手补充道:「真真真的,没没有。」

  结果她越说越慌,连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了,见他一幅怀疑的表情,又慌忙想补充什幺,可是一张可爱的小嘴却嗫嗫嚅嚅发不出声,内心就像作贼心虚的感觉。

  他继续盯住她问:「那你会有吗?」

  楚思思羞红着脸,顺口而说:「我怎幺知道。」

  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对,怎幺能对一个陌生男人说这些,赶忙晃着雪白粉嫩的小手说:「不…不不会有。」说完,又是一阵心慌一阵脸红。

  那老头子见她那一幅迷人的羞态,心中一蕩,他以一种年轻人才会有的敏捷,一步跨到楚思思跟前,双手按住楚思思的香肩,单腿跪在地毯上,眼睛盯住她娇艳绝伦的花靥上那一对乌黑动人的美丽清纯的大眼睛说:「你在撒谎!」

  楚思思没想到他动作这样迅速,逃也不是,坐也不是,要说逃吧,这儿就是自己的家,没有别人,往哪里逃,要说坐吧,他那火热灼人的一双眼睛,令她害怕,听他这样一说,不禁脸红心慌,嘴里吶吶地低声道:「没没没有」

  楚思思低垂着美眸,不敢去看他那怕人的眼睛。

  他说:「你很纯洁。也很可爱,你从来就没有撒过谎,所以你也不会撒谎!我这样一大把岁数,还看不出来小姑娘撒谎吗?」

  楚思思被逼得无话可说,小脸胀得通红,她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似的,连头也低下了,脉脉羞涩万分。

  看见她这样子,他明白他猜对了,他不依不饶地追问:「我没说错吧,你被强姦过?」

  楚思思只有沈默着,算是一种默认,他又问:「你被强姦的时候,也有快感吗?舒服吗?」

  楚思思羞涩万分,娇羞欲泣,点头不是,否认也不是,真的是手足无措,心慌意乱,最让她感到心慌的是,他一边问,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她雪白圆润的一只玉膝上,在轻柔地摩挲。

  她一阵心慌,尽力想挪动一下腿,可是别看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手劲不小,他一只手紧紧地将楚思思按住,挪动不得。

  她只好不自然地微微一分秀腿,想让自己的膝盖离开他那灼人的手掌,一面惊慌地说:「别,别别这样,请,请请你把手拿开。」

  她哪里想到,他此刻是半跪在她面前的,她这样一分腿,由于她穿的裙子是又短又紧地绷住她玉腿的,所以这一分开,虽然动作很小,但是玉腿缝中已是春光乍现。 

  那老头子只见眼前那一片玉润光洁的美丽大腿在灯光下泛着一种乳白色的光晕,柔美诱人,谁看了都会有一种非常想抚摸一下的感觉,触手的少女玉肌娇滑柔嫩,细若凝脂。

  尤其看到那玉腿缝中,黑色的裙子下,一片洁白的旖妮春色含羞乍现他不禁心神一蕩。

  他得理不饶人地追问道:「你说呀,被强姦的时候舒服吗?」

  他的手继续揉着那一片洁白柔滑的少女玉肌雪肤。

  楚思思娇羞欲泣,她央求道:「请,请把手拿,拿开吧!」

  他的手轻柔地爱抚着那片柔滑的花肌玉肤,慢慢向上摸去。

  他说:「你说不说。」

  楚思思慌忙用小手抓住他那只不规矩的手,说:「不,不舒服。」

  这一下,等于是彻底承认自己被强姦过了,楚思思羞红的脸上真是艳如红霞。

  他大声说:「你在撒谎。」说着,那只本来已经被她小手抓住的手又继续强行向上摸去。

  楚思思被他逼得实在没法,好半天才被迫轻声说道:「舒,舒服。」

  话一出口,少女美丽的娇靥娇晕万千,芳心娇羞不禁,粉颈低垂着,一动也不敢动。可是他的手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强行爱抚着,摩挲着那一片玉润雪白娇滑柔嫩的秀腿向上缓缓移动。

  他又问道:「有高潮吗?」

  楚思思死死地抓住那只越来越不规矩的手,尽力拉他,可是没有丝毫阻碍他的手向她那秀美玉腿的根部深处的进入侵扰。

  她不得已,娇羞无奈地央求道:「别别这样,求求你把…把…手拿拿开。」

  可是他并不理会,继续道:「你说不说,别撒谎。」

  他的手并没有停下来。楚思思只好娇羞无奈羞答答地娇声道:「有。」

  一声低如蚊鸣的回答,羞得少女连雪白的粉颈都羞红了。最让她羞涩万分的还不完全是承认被强姦时有过高潮和他在她那秀腿上的抚摸,而是她觉得自己秀腿上那片玉肌被他摸得有点麻痒,他的手好烫。

  她对自己有点生气,又有点奇怪,为什幺自己的手摸上去没有什幺感觉,而那片柔嫩娇滑的玉肌对男人的手都这样敏感。怎幺男人的手一摸上去,就有反应,而且,随着他的手慢慢向上移动,是越来越敏感,那种麻痒越来越清晰地传到芳心脑海。

  他的手继续向上移动,他温柔、细心地,老练地爱抚着那每一分雪白玉润细滑柔软的雪肌玉肤。越来越接近她的裙子边缘,她的挣扎也越来越强烈,可实在挣扎不脱,最后,她双手死命地在沙发上一撑,正要站起来,还没站稳,他迅速地一搂一压,将楚思思的娇躯顺势重重压在沙发上,那男人身体的重压压得楚思思好一阵心慌,别看他这样大把年纪,力气却丝毫不压于年轻人。

  楚思思只好央求道:「求…求求你。别别这样。」

  可是,他一面用力压住她那柔若无骨的娇躯,一面用他的手继续向上摸去。渐渐伸入裙下向那片黑暗中伸进去——楚思思慌乱地用一双雪白小手抓紧他的手向外拉,并且用力挟紧双腿,不让他碰到她裙子下的那一片圣洁。

  可是这样一来,手在向外拉,腿在用力夹,本来力气就小得多,当然没有任何作用,但值得安慰的是,他的手被夹住,不能再向上移动了。

  他只觉得自己伸进她裙子下的手被两片细嫩如玉的滚烫的玉肌紧紧夹住,很是舒服,胸前压着两团柔软如绵的翘挺乳峰,由于她上衣很贴身、很紧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不大不小的花苞柔软而结实,这些都把他惹得心如火烧。

  他低声对她说道:「你不害怕我把你被强姦过的事说出去吗?而且,你还承认有过高潮,很舒服。你不怕,你就继续夹住吧。」

  楚思思被他将自己紧紧压住,一双饱满挺拨的乳峰也被他紧紧压着,本来就已经心慌意乱,再听他这样一说,更是脑海中乱糟糟地,无计可施,又后悔,又害怕,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屈服在他的淫威下。

  只见,少女抓住他的那只雪白小手万分无奈地慢慢地鬆开了,一双雪白可爱的娇滑秀腿羞涩无奈地一点一点分开了。

  他又兴奋又得意。他插在楚思思裙子内的手继续向上摸去——

  楚思思羞涩地感到,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大腿根部。他的手已触到了她那条柔软的内裤。他温柔地在她裙子内探索着爱抚着。

  「你的腿好软,好滑啊!」他由衷地讚歎道。

  清纯可人的少女楚思思娇羞脉脉楚楚含羞。他用一根手指轻轻一触她的内裤。楚思思不由自主地小腹一收少女芳心紧张万分,娇羞欲泣万般无奈。他的手指在楚思思的内裤中摸摸捏捏。

  少女的小腹不由自主地一阵紧张而难言的收缩轻颤。最后,他滚烫的手火热地摀住那柔软的内裤下最诱人最神秘的部位、楚思思被他这样一捂小腹,不由自主地娇躯一哆嗦,一阵轻颤,一阵紧张,芳心又无奈又娇羞。

  秀美可人的美貌佳人楚思思羞涩万分地觉得,随着他的手在她下身的深入,他的每一次触摸每一下轻抚她的玉肌都越来越麻越来越痒。他火热的一捂她的下体,令她更是突然觉得一阵酸麻传到她的芳心深处,令全身玉体一阵娇酥。

  他轻柔地爱抚着楚思思内裤下少女最神秘的部位。楚思思的胴体在一阵紧张中不由自主地慢慢酥软下来。他就这样在楚思思的裙子内撩逗着。他觉得少女的大腿内侧越来越热。

  他暗自高兴,一根手指撩起楚思思的内裤边缘,手掌伸进去——他的手直接触到了少女玉润温热的花沟和溪边上那柔细捲曲的少女阴毛。不知是由于舒服、激动还是害怕,少女娇躯又一阵轻颤。

  楚思思又娇羞又失望地发现,自己的芳心竟然已经对他的抚摸不感到讨厌、噁心了,随之而起的是一分愉悦、欢喜和某种企盼———绝色丽人那可爱的小脸越来越红。

  他不断在楚思思那湿热、幽暗的小得可怜的内裤中挑逗、撩拨着少女的下身。

  楚思思那如兰的气息越来越重,娇喘越来越急促。他又伸出一只手去脱美貌清纯的少女楚思思的衬衣。楚思思娇羞无限地略微一挣扎,也就只有任其轻解罗襦了。他分开绝色佳人楚思思的衬衣,只见一片雪白柔润、晶莹玉嫩。

  他的手慢慢地慢慢地抚在楚思思那娇滑纤细的玉腰上。他小心翼翼地、轻柔地抚摸着千娇百媚、清纯可人的美貌少女那水灵灵般柔滑娇嫩、吹弹得破的柔肌雪肤。他极轻极柔的爱抚着摩挲着像是生怕碰破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他就这样极耐心、极温柔地撩逗着纯洁无瑕的清纯可人的美貌少女。一会儿之后,他见娇小可人的少女楚思思停止了反抗,就迫不及待地为绝色佳人楚思思宽衣解带了。

  他扳起这个千娇百顺的绝色尤物的上身,把楚思思的衬衣从她的肩上褪落由于纽子早就己被解开,少女的衬衣缓缓地缓缓地从她的玉臂上滑落下来——

  一双戴着洁白色乳罩的挺拨诱人的乳房颤巍巍地呼之慾出。一双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和一双细削娇滑的玉润香肩裸露了出来——

  他轻抚着楚思思那洁白耀眼晶莹剔透的雪滑玉背,轻轻解开楚思思背后的乳罩扣然后,缓缓地缓缓地褪掉少女的乳罩———

  一双娇美玲珑玉美可爱娇羞坚挺的怒耸玉乳羞羞涩涩地绽放出来。楚思思那一对娇羞可人的玉美雪乳一阵美妙诱人的晃动令人头晕目眩。那一对娇小玲珑的柔美玉乳就像一对含苞欲放的娇花艳蕾。那雪白柔美的乳房上一对羞羞答答的嫣红娇嫩的少女乳头晶莹玉润娇羞可人。

  那娇艳鲜红的少女乳头,在一片雪白耀眼中娇傲而羞涩。真的是娇羞怯怯妩媚诱人。

  他又轻轻解开楚思思的裙子。清纯可人的美貌佳人楚思思的裙子也被脱掉了———

  少女那一又纤秀娇滑雪白修长的玉腿含羞无助地裸露了出来。他又去脱绝色美貌的少女楚思思那小得可怜的内裤,他用一根手指轻轻勾住楚思思的内裤边沿缓缓往拉下去——

  楚思思娇羞怯怯半推半就地美妙地轻抬玉股。她那小得可怜的内裤也被他褪脱到了膝下———

  然后,他扶起这个千柔百顺羞羞答答的美娇娘。

  于是,少女的裙子、内裤都轻轻缓缓地滑落到了她的脚下——美貌清纯的绝色美人楚思思,在半推半就中羞羞答答地被他剥脱得精光赤裸,一丝不挂裸露出一具娇滑雪白的晶莹胴体。

  他细细打量着这个千娇百媚、娇羞万分美貌绝色、清纯可人的国色天香的大美人,那一丝不挂、娇软玉滑精光赤裸的雪白胴体。只见这个一丝不挂赤裸精光的绝色尤物正羞羞答答地美眸轻合,花靥晕红那晕红娇艳的绝色花靥在灯光下更是丽色动人、娇美无匹。

  绝色的美貌少女那光洁玉滑的小脸蛋上明眸皓齿,柳眉如画,娇靥似花。真的是天生丽质、千古绝色的一位美佳人。她那优美挺直的玉颈下,婷婷香肩玉滑胸前一对颤巍巍的怒耸玉乳柔美动人。

  一片晶莹雪白中那一对羞羞答答的娇嫩乳头,嫣红玉润。玉滑娇软的纤纤细腰下平滑而柔软的少女下腹。绝色美貌的少女楚思思那一双纤秀修长的玉腿根部茵茵芳草柔卷。那优美修长的玉腿根部真的是春色迷人——

  他俯身低头,手握一只坚挺柔滑的玉美雪乳嘴含一粒嫣红玉润的柔嫩乳头开始大肆挑逗撩拨这个国色天香千柔百顺的可人少女。

  楚思思在他的爱抚引诱下,可爱的小脸蛋晕红无限少女那娇俏的小瑶鼻娇哼柔喘着。

  她感觉到他的一只手轻抚着她的细腰,一路向下伸进了她的下身。楚思思娇羞万分丽色娇晕。一双玉润雪白的纤秀粉腿不知不觉地夹住他的手,摩挲着轻夹着。

  他伸进楚思思胯部的手爱抚,柔摸着———他一直把这个千娇百媚的清纯佳人抚弄得娇喘越来越急促,粉脸晕红清纯可人的美貌少女那一对娇小可爱的鲜红乳头完全充血勃起硬挺了起来,她的下身中已经开始湿润了。

  他又俯下身,掰开楚思思的纤秀玉腿低下头去———他的嘴在绝色丽人楚思思的下身中热吻撩拨。

  在那一片嫣红玉润中,他的舌头舔抚着楚思思已经开始淫滑不堪的花沟玉缝。他更把舌头挤进那娇滑紧闭的玉缝中,捲住那嫣嫩玉滑娇小玲珑的可爱的少女阴蒂连连轻吮。

  在他疯狂而淫邪的挑逗引诱下,楚思思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她下身玉胯中那粒娇嫩无双艳光四射的嫣红阴蒂也慢慢充血膨胀,羞羞答答地硬挺勃起了——楚思思情难自禁地用修长玉滑的秀腿紧紧夹住他的头,不断用大腿内侧那细嫩娇滑、玉润滚烫的娇嫩肌肤去摩挲他的脸。

  少女那美丽动人的娇靥更是羞红阵阵,她那双清纯可人的大眼睛含羞轻合。娇俏玲珑的小瑶鼻轻哼细喘地回应着他的每一下撩人的挑逗。

  楚思思那两片鲜红柔美的香唇随着他舌头裹住她阴蒂的捲动而一翕一合。

  他把楚思思的下身挑逗得一片湿润泥泞淫滑不堪。他知道她已经不会再拒绝他的淫乱求欢了———他飞快地脱光自己的衣物,挺着阳具轻轻地摩挲着楚思思那柔软饱满的两片鲜艳的红唇。

  楚思思迷惑不解地轻启美丽乌黑的大眼睛,娇羞地看着他,一见到脸前这样一根阳具,芳心不由得又失望羞涩。

  原来,他把楚思思挑逗、撩拨得欲焰高涨,而他自己却还是很小。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的阳具当然小得可怜了。

  楚思思羞红着脸,哀怨而不解地看着他,他彷彿明白美人的心思,低头对少女说:「小美人,别看它现在小,只要它大起来,一样会让你欲仙欲死地舒服个够,恐怕到时候你会吃不消呢!你可别到那时候哭爹叫娘的求饶。只不过,要你帮助它一下,它很快就会大起来了。」

  一番话,说中了少女的心思,她羞涩万般地赶紧闭上眼睛,楚思思那娇艳如花的玉靥上丽色嫣嫣晕红片片。可她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因为她在被那另一个男人奸汙失身时,也曾用鲜红的小嘴帮他重振雄风,再次勇猛叩关直捣黄龙。

  只见她羞红着小脸忸怩了半天后,羞羞答答地缓缓抬起雪白可爱的小手,轻轻握住它一阵爱抚轻揉。又娇羞怯怯地缓缓轻分娇艳鲜红的可爱小嘴,含住它一阵柔舔轻吮。

  少女那一根柔软玉滑的娇嫩香舌柔情无限地爱抚着它。

  不知不觉中,它在楚思思鲜红可爱的小嘴中越来越大,越来越粗。楚思思的小嘴渐渐含它不住了,她的娇靥也越来越红——

  可能是少女春情蕩漾肉慾汹涌,也可能是被它胀的。少女芳心娇羞万分。它完全大起来了后,虽然没有她的第一个它那幺强壮,但它还是一样的坚挺粗硬。

  由于感觉到嘴中那根男人的雄具是如此的粗如此的硬,妩媚可爱的少女楚思思不由得心魂俱醉———

  它在美娇娘的小嘴中已经完全硬挺了起来。他轻轻分开楚思思的秀腿。

  楚思思娇羞怯怯地羞答答地缓缓地一点一点地分开了大腿——

  一阵静默中,他温柔而有力地向进入楚思思体内——美貌清纯的丽人楚思思娇羞怯怯地被动地接纳着它。羞羞答答的美丽少女感到它缓缓地陷了进来。陷进来越进越深。

  只见少女下身玉胯中那嫣红淫滑的娇小的蓬门随着它的逐渐深入而被可怜地胀得大大地张开被动地包含着它——楚思思娇羞万分地感觉到它进得很深很深。随着它的逐渐深入,一种满满蕩蕩的紧胀的充实感和麻痒酸酥的感觉涌上少女的芳心。

  当楚思思还在被那甜蜜的紧胀和充实感所陶醉时,他开始在这个千娇百媚、清纯可爱的绝色少女那娇小紧窄的下身中抽动起来———正如他所说,他没有让少女失望。在它的兇猛进攻下,楚思思在那个老头子的胯下娇啼莺莺婉转呻吟。

  「哎———。晤。哎轻轻轻、点晤哎嗯一哎。嗯嗯。哎晤轻轻一点哎你。你进进得……好好深啊哎」

  楚思思简直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都会把她抽插得欲仙欲死,把她一次又一次地送上淫乱交欢的极乐高潮。

  少女芳心深处不由得又是娇羞万分,又是羞怯欢喜无限。少女情难自禁地轻舒玉臂,用雪白可爱的小手爱抚着正在她自己身上急促起伏的老头的身体,又是爱惜又是心疼。

  「别别。晤太用太用力慢慢慢慢来哎。晤……当……心。当心身体哎嗯——哎」

  清纯可爱的少女楚思思羞红着娇靥,娇羞怯怯柔情款款地关心着他。她哪里知道,她那千娇百媚清纯可人的天姿国色本身就是一剂春药,再加上她在他胯下千柔百顺地婉转相就,娇艳呻吟,娇羞怯怯地含羞承欢,挺送迎合更是一支强心针。

  这一夜,室内春色无边云交雨合。

  他一次又一次地强行求欢。温婉柔顺的清纯少女也是娇羞怯怯地含羞默许。

  他昼夜不断地奸汙蹂躏着楚思思。娇美绝色的美娇娘不得不羞羞答答地含羞承欢曲意配合。这一对男女疯狂地整夜未眠地淫乱交欢行云播雨。

  他整整一夜都在楚思思那娇软雪白的玉体上挥戈驰骋埋头耕种。他把秀美可人的美丽少女姦淫了一夜,糟蹋得死去活来。他一次又一次地把楚思思姦淫强暴得不由自主地射出一股又一股浓浓的少女淫精爱液。

  楚思思被他一次又一次地带上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高潮。

  他把少女紧紧压在沙发上强行姦淫交合,他又把一丝不挂的大美人抱进楼上的卧室强迫她口交——他又把她死死地压在浴盆里,姦淫蹂躏着她。

  楚思思被迫整夜未眠地和他颠鸾倒凤通宵交媾。

  到最后,楚思思只觉得阴道中的花蕊——阴核都被他的那个它顶麻了,她只好娇羞莺莺含羞怯怯地求饶,他才一洩如注鸣金收兵,他们双双精疲力竭地相拥相抱交颈而眠。

  第二天,当楚思思醒来后,他已经走了,清醒过来后的楚思思不由得暗自悔恨,又只有羞恨交加地暗自流泪。

  她简直难以相信,结婚以来,她已经被两个男人强行姦淫蹂躏了美丽圣洁的处女之身。

  而且第二次还是被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糟蹋奸汙了。楚思思万般无奈地继续生活着工作着。


  又一天中午,快下班了,那个老头子突然跑到她办公室里来聊天,害得楚思思忙象接待一个久熟的老朋友一样,假装热情地为他泡茶闲聊。

  直到办公室的另一个人也下班走了,他还不走,直到大楼内人们都走得乾乾净净,他才和楚思思一路出来。

  一进电梯,他就又色迷迷地看着她,楚思思心慌意乱,她觉得他的眼睛老是往自己修长玉润的秀腿上瞄,还不时地盯着她丰满坚挺的胸部。

  她尽力往电梯深处挪,以隔他远一点,可是,他步步进逼着,楚思思已无路可退。

  「别…别这样。」楚思思惊慌失措。

  他淫笑着说:「小美人,别怕这里没人。」说着,他一双手又摸在了楚思思身上,一双手在她下身玉峰上不断游走抚摸。

  当电梯到了楼底,他用一只手按住楚思思,不让她逃跑,用另一只手在控制板上一按,又把电梯往楼顶升去。

  楚思思央求道:「别…别这样。让人看见了,我我就没脸见人了,求求你别」

  楚思思一面手忙脚乱地阻止他的侵袭、骚扰。

  可是,由于她自己早就被他佔有过玉女之身,强渡过玉门关,所以,对他的每一次碰触爱抚都不由得感到心慌、酸痒少女紧张的娇躯越来越软。

  他的手越来越深地接触到她越来越隐密也越来越敏感的部位。他又不知什幺时候掏出了他那小得可怜的家伙,拉住楚思思雪白可爱的小手握住它。

  在迷醉中,楚思思默默地享受着他在她身上的抚弄撩逗,一双可爱的小手无意识地爱抚着他的阳具,思维已经严重不清。

  不知不觉,电梯又升到了楼顶,他伸出手去,按了一个「障碍」键,使电梯停止了升降。

  他不紧不慢地为楚思思宽衣解带———他首先把手伸进楚思思的裙子内,他用一根手指勾住楚思思的内裤轻轻地往下拉去。

  楚思思感觉到裙子中的内裤被他脱掉了。

  少女的裙子内已是一片赤裸,在晕晕眩眩中,楚思思轻轻地羞涩万分地微抬玉腿,配合他褪掉她的内裤。

  他随手将楚思思那条小得可怜的白色内裤扔在地下,他从楚思思手中抽出已经硬挺起来的阳具,将楚思思紧紧顶在电梯壁上,然后他轻轻一分楚思思修长纤秀的玉腿,撩开她的裙子。

  楚思思一面娇哼轻喘地央求道:「嗯……晤。嗯……别。晤嗯。别晤别别这样嗯。别……嗯。别别在这里晤嗯。」

  少女一面还是羞红着可爱的小脸,羞涩万般地轻轻分开玉腿。

  楚思思娇羞无奈地叉着双腿无力地靠在电梯壁上他挺着巨大的阳物,把楚思思的裙子掀翻上去。然后,就用力往那已经湿濡淫滑一片的少女下身顶进去——

  楚思思万分娇羞半推半就地配合他刺进她紧窄的阴道中,少女芳心娇羞无限,喜悦万般地感觉到,他那又粗又硬的阳具向她身体深处滑去。

  她感觉到它已经进来,越进越深,它越来越深入她的紧窄火热幽深的下身。楚思思羞涩万分地觉得,随着它的进入下体越来越紧胀,一种充实无比的快意从少女下身的阴道玉壁深处传向她的全身。终于,它全根进入了楚思思的阴道!

  他在美貌娇羞清纯动人的少女楚思思那紧窄淫滑的「花径」中抽动起来,千娇百媚的美丽少女情难自禁地开始娇啼婉转,含羞呻吟。

  楚思思那娇小可爱玉嫩粉红的阴道小口蠕动着将它深深包含进去——而又羞涩万分地火热地紧紧箍住它,捨不得它抽出。

  「哎——嗯、唔哎好好胀喔嗯……哎晤嗯——哎你你进得好好深啊」

  姑娘娇羞怯怯地娇啼婉转。随着他在她阴道内的抽动,少女娇躯越来越软,修长玉润欺霜赛雪的一双美腿越来越酸麻,渐渐不能承受他身体的重压。

  只见,随着他在她下身中的抽动,掀翻上去的裙子滑落下来,可是,他俩的下身在裙子中还是紧密地交合着,抽动着,她的娇躯渐渐顺着电梯壁缓缓地滑软下去。

  最终,婉楚思思躺倒在电梯的地板上,幸好上面还有一层地毯。

  他连续不断地在楚思思的阴道内抽动着,一面为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脱衣褪裤。

  楚思思在娇羞无限火热万分地配合他的抽动中,一起一伏地美妙地蠕动着,羞羞答答地任由他轻解罗襦。

  少女可爱的小脸羞红着半推半就地让他为她宽衣解带——美貌诱人的清纯少女楚思思的衬衣被解开她的乳罩被褪落。

  她柔软的白色网球裙被脱掉。楚思思那小小的粉红色内裤,小得可怜的乳罩和白色柔软的网球裙淩乱地扔在电梯内——

  只见电梯内春色撩人呻吟不绝。楚思思已被他剥脱得一丝不挂,一具晶莹剔透欺霜赛雪美丽可爱的动人胴体赤裸裸地横阵在地上,他在那上面越来越凶狠地耸动着抽插着。

  楚思思被他抽插得哀婉娇啼妩媚呻吟,「哎——晤哎晤嗯——哎嗯晤请请……轻轻一点人人家受受不了啦嗯哎…唔」

  电梯内,云雨交媾、狂蜂浪蝶、采蕊羞花。

  他们也不知淫乱交欢了好久,终于,楚思思的芳心打一个寒噤———

  清纯娇媚的美丽少女禁不住玉体一阵哆嗦。痉挛楚思思花心深处的花蕊一阵抽搐收缩射出了一股浓浓的淫精玉液。

  只见,从楚思思下身深处洩出浓浓滚烫的淫精秽物,顺着她雪白光滑的玉股根流下去。

  这时,他的龟头在楚思思的阴道内也顶着少女阴道底部的蕊芯一阵跳动,他们双双达到了交欢淫乱的高潮。他紧紧地压着楚思思光洁柔滑的玉体,双双瘫软在电梯内——

  恍恍忽忽中,楼内已有人走动,他们在电梯内作爱交欢得太久,已经有人来上班了,他慌忙捡起楚思思那白色的小小的内裤,为身下这个还晕红着脸,秀眸轻掩的千柔百顺的美人儿揩乾净她下身的玉女淫精爱液,又为她穿衣着裙。

  在他的帮助下,楚思思娇羞怯怯地穿好衣物,又羞红着脸,羞羞答答地协助他穿好衣服,一起从楼梯上走下去。

  她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由于刚才云雨交欢时,楚思思流的玉精爱液太多,她的内裤已经揩得濡湿了一大片,穿在身上很不舒服,而且,又被他在电梯内姦淫蹂躏了二、三个小时,自然,少女的花径阴道中又麻又酥,所以,她走下楼时,那双优美修长的纤秀玉腿忸忸怩怩地微微分开,不敢合拢,很不自然。

  而他在她身后,看见这位风姿绰约婷婷婀娜的绝色美人那一副娇羞可人。含羞怯怯丽色晕红飘飘欲仙的诱人娇态,不由得又色心大动。

  他色胆包天地跨上一步,用裤子中那又昂挺起来的阳物去弹顶摩挲着这位天生丽质、清纯绝色的婷婷美人那浑圆玉润的俏美玉股。

  这一下,楚思思更是脸红心慌,走得更加不自然了。

  她嘴里一面说:「别别这样有有人来了」

  一面用可爱的纤纤素手去推顶在她后面的那根又大又硬的东西,可他照样连续不断地弹顶着她翘楚浑圆的柔软玉股,直顶得楚思思又是怕,又是羞好一阵意乱情迷。

  幸好,这时上班的人还不多,再加上又有谁会想到一个这样老的老头子会对这样一个美如天仙的绝世美女怎幺样,所以,一路上没碰见什幺人。而他越来越大胆,竟然掏出大家伙硬塞进楚思思雪白可爱的小手里。

  楚思思又是娇羞又是害怕。羞的是,想不到刚刚才和他云雨销魂交媾合体,让他在她身上抽插了那幺久,它竟然又这样大了。

  少女芳心不禁又是娇羞怯怯,又是爱慕倾心。

  怕的是这样要是被别人撞见,那就什幺都完了。

  可是,春情蕩漾的绝色少女羞红着可爱的娇靥,还是捨不得就丢开手中的它。因为它的大,它的粗,也为了它的勇猛、它的鞠躬尽瘁———

  而他见这位国色天香的绝色大美人握住他的大家伙不放,当然就更不会放手了。

  快到自己的办公室了,万般娇羞无奈的楚思思羞答答地,晕红着小脸轻声道:「我,我办公室今天今天下午没人。」说完,清纯娇媚的美丽少女一张可爱的小脸蛋胀得通红。

  他当然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欣喜若狂,一把拥住这个千柔百顺的小美人那柔若无骨的娇软胴体。就这样,楚思思雪白的小手握住他的阳具,他紧拥着少女的胴体,一路跌跌撞撞地进了办公室,总算福星高照,无人瞧见。

  办公室门一关上,他就争不可捺地把美人掀翻在写字檯上,重重地压上了楚思思娇软的玉体。

  他掀起少女的白色网球裙,脱掉她湿濡的内裤。楚思思也娇羞无限而又火热万分地含羞怯怯地轻伸玉手,解开他的裤子。他挺起巨大的阳物狠狠地往楚思思精光赤裸的雪白下身中一顶——

  「哎——」楚思思一声心醉神迷的娇啼。

  随着他在她下体内的抽动,不由自主地娇啼婉转婉媚呻吟起来。他又怕她那春情昂然的呻吟被外面的人听到,连忙吻住大美人那鲜红柔软的香唇,楚思思羞答答地用娇滑柔软的芳香玉舌迎上去,一阵销魂的缠绕、吮吸。

  他俩就这样热吻着,下身一耸一耸地一个抽动一个迎送着。就这样还不过瘾,他又解开楚思思的衬衣褪下她的乳罩———

  他双手抚握住少女一对挺拨可爱的娇软玉乳一阵揉动。他手指撩拨挑逗着那一对娇小嫣红的可爱乳头。

  楚思思那妩媚迷人的小瑶鼻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声迷人的娇哼。

  她可爱的小脸羞红着蠕动着柔软晶莹的雪白玉体,羞涩万分地配合着他在她下身的耸动抽插。

  美丽清纯的绝色尤物那一双秀美修长的纤纤玉腿还火热的一分一合。她一会儿缠绕着他,一会儿又紧夹着他。

  少女那俏美的小瑶鼻更是娇哼细喘地羞答答地回应着他的每一下抽动进入,办公室内春色迷人。

  他一次又一次地把这千娇百媚的绝色佳人送上极乐的巅峰。

  只见写字檯上流下了一大片楚思思的淫精秽液,狼藉汙秽不堪入目。

  他俩一直作爱交欢到天黑,下班的人早已走尽,才双双同登极乐——楚思思羞红着可爱的小脸清理乾净写字檯上那一大片阳精玉液穿上衣服,又和他相偎相拥地回到家中。

  回到家后,美丽动人清纯可爱的漂亮女博士禁不住心头的春情,又羞羞答答地红着验邀他上床交媾。

  当晚二人自然是男狂女媚,好一番云雨癫狂、巫山销魂。

  从此后,美丽清纯的动人少女楚思思被两个男人的雨露滋润着,每当他们撩拨求欢,她总是娇羞怯怯地羞答答地被他们宽衣解带轻解罗襦,半推半就中被他们剥脱得精光赤裸一丝不挂之后,又被他们的大阳具直插入下身阴道中,而楚思思则蠕动轻夹着紧窄的阴道,一阵颠鸾倒凤、被翻红浪、娇羞承欢、柔啼婉转、淫呻艳吟。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